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 > www.234234.com >
www.234234.com
伊拉克总理:向世界发布IS在摩苏尔被彻底颠覆并崩溃www.303.com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7-07-19 14:52 浏览量:
伊拉克总理:向世界宣布IS在摩苏尔被彻底推翻并瓦解

新华社伊拉克摩苏尔7月10日电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10日在位于摩苏尔火线的反恐部队指挥部宣布,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统治已被彻底推翻,这个城市于当天全面解放。

伊拉克政府当天下战书在反恐部队指挥部外举办了简短的庆贺典礼,阿巴迪在典礼上发表胜利演说。

阿巴迪说,伊拉克军队在付出宏大就义之后终于在当天全面解放了摩苏尔,“我要向全世界宣告,‘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统治已被彻底颠覆,这个恐怖组织全面崩溃”。

阿巴迪向伊拉克部队跟全部国民表现庆祝,并呐喊公民团结起来,持续开展反恐奋斗,解放那些仍被极其分子把持的城市。

10日晚,包含首都巴格达以及摩苏尔在内的伊拉克主要城市都举行了大范围庆祝运动。

伊拉克平安问题专家阿卜杜拉·朱布里对新华社记者表示,解放摩苏尔是伊拉克反恐斗争夺得的重大胜利,是对“伊斯兰国”的繁重打击。

摩苏尔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是尼尼微省首府,位于首都巴格达以北约400公里处,2014年6月被“伊斯兰国”占领,成为“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境内的大本营。

伊拉克政府军2016年10月发动收复摩苏尔的攻势,今年1月收复东部城区,2月发起收复西部城区的军事举动。今年6月18日,伊拉克政府军从多个方向攻入“伊斯兰国”在摩苏尔的最后据点西部老城。

【一文读懂摩苏尔之战,为何消耗三年之久才攻下?】

摩苏尔是伊拉克北部重镇,于2014年6月落入ISIS之手。2016年10月7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发布解放摩苏尔的行为开始,摩苏尔战役正式打响。现在摩苏尔战役已持续近半年,美军少将里克·乌力贝评估伊拉克部队「正处于巅峰状况」并且会在这场反攻ISIS的战事中连续不断的推进。只管如此,摩苏尔战役却迟迟不能完结,未能如美伊预料个别尽早取得胜利。

为何耗费三年之久才干攻下?

2014年6月,伊拉克北部第二大城市摩苏尔落入ISIS之手,并以此为据点一直动员攻打。多少天之内,伊拉克的尼尼微省、安巴尔省、基尔库克省大部,和迪亚拉、萨拉赫丁、巴比伦、巴格达省部门地区被ISIS声称节制,位于这些地域的政府军和警察边防部队被击溃,ISIS随即占据了伊拉克近1/3的领土,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成千上万的平民家破人亡,基督徒被迫分开ISIS占领区。一个月之内,ISIS又占领了叙利亚的1/3国土,并宣称他们的领袖代表了先知继续人哈里发,以此来奠定伊斯兰世界的威望位置。很快,ISIS威逼到了摩苏尔以东约80公里的库尔德斯坦首府埃尔比勒,美国表示为保护埃尔比勒领事馆的军事参谋和外交人员的保险,而不得错误ISIS发动了空袭。

除了掩护美国国民和库尔德人武装气力,ISIS对埃尔比勒的要挟让美国如斯不安更主要的起因是欧美良多石油公司的经营中央都设在此地,埃尔比勒一旦失陷,美国的金钱石油好处大大受损,会给ISIS的讨价还价供给策略筹码。

ISIS在占领初期所获得的一系列令人震惊的成功,吸引了100多个国度约4000名恐惧分子进入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对其宣誓尽忠。ISIS的宣扬机构在一个月内制造出了超过100个视频,并让他们在几万个社交媒体账号播放。

此外,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取得源源不断的财政收益,他们的地面部队得以扩大到阿富汗、喀麦隆、孔屑、埃及、利比亚、尼日尔、尼日利亚和突尼斯。

虽然伊拉克持续攻城略地,但摩苏尔的重要性还是清楚可见:他是ISIS占领区人口最多的城市,地舆上凑近叙利亚、土耳其、以及伊拉克半数前军官的家乡库尔德斯坦,他还是伊拉克农业和畜牧业产值最高的城市,可为ISIS提供必须的军事补给。

因此,收复摩苏尔对拔除ISIS有极为重要的意思。如果摩苏尔仍被ISIS坚固占据,歼灭恐怖组织就盼望渺茫。

第一,毛病的决断

美国指挥美军在伊拉克作战的一位将军很赞美伊拉克反恐武装力量在摩苏尔的表示,他认为伊拉克军队作战时避免伤及平民和损坏城市基础设施的做法以及艰苦战斗的面孔令人印象深入。

但是,在这样听起来漂亮的赞赏下却掩藏一个丑恶的事实:摩苏尔战役之所以不能速战速决,而变成了拉锯战恰是基于完全过错的决断。伊拉克没有完全堵截摩苏尔的交通要道,没有彻底孤立这座城市,由于他们以为ISIS在战场上的失败会减弱他们的力气,从而无奈长时光守城,因此应当为平民分散和ISIS退却留出通道。

颠沛流离的摩苏尔布衣数目变更

做出这个决策的人,是介入摩苏尔战役的伊拉克总指挥官——中将拉米,和美联盟军麦克法兰将军。在去年12月一场导致100多个伊拉克士兵伤亡的战斗结束后,伊拉克首相阿巴迪催促军方对该决议进行从新评估,并且在美国防部长卡特拜访巴格达时与他独特切磋如何对其做出转变。

摩苏尔战役开始前,伊拉克国家安全委员会专家哈希米曾估测ISIS在城内的武装人员达5500人。来自摩苏尔的政治活动家哈迪迪也表示,恐怖组织在前线安排了三支主力部队,城内还有小型武装,这些战斗人员都受训超过一年以抵御伊拉克军队的进攻。此外,恐怖组织还有一支由前伊拉克军官和回收的伊拉克及叙利亚军用坦克组成的坦克部队,他们还在城内屋顶及修建高处安置了120个狙击手。

更为重大的是,曾在美国境内和俄罗斯特种部队接受过反恐战术训练的前塔吉克斯坦上校古尔穆罗德·卡里莫夫,目前成为了ISIS最高级别的军事指挥官,他也将率领400名外国战斗人员进入摩苏尔。

哈迪迪的耳目流露,一家为ISIS提供军火库的公司为其准备了300枚短程导弹,其中有200枚就是在当地制作的。并且,300个汽车炸弹和150个本国自残式袭击者也参加了ISIS的雄师,此外还有700个潜在的自杀式袭击人员。

除了上面提到的这些,ISIS在摩苏尔还有其他五支武装阵列,约2000名战斗人员,分辨承当不同难度的义务。

第二,不充足的战斗筹备

摩苏尔战役正式开始于2016年10月17日,战役前两周伊拉克政府军疾速向摩苏尔推进,解放了几百个城镇。但是,军队到达摩苏此后,攻势就被放缓了,战事过程并未如预期一样顺利。ISIS在城内挖隧道,在建造物内放置饵雷,焚烧战壕,埋葬地雷,安顿狙击手,并且消除许多自杀式袭击者和汽车炸弹,这些都增添懂得放城市的难度。

依据伊拉克医院提供的数据,2137名伊拉克士兵、警察和民兵在战役最开始的50天里被杀害,4500名受伤。伊拉克官方谴责病院提供的逝世亡人数过于夸大,但他们否认受伤人员的数量和实在情形相差无几。

初期,无论是伊拉克政府仍是国际组织都不太大能力在炮火中维护和辅助平民,因而伊拉克政府请求平民待在家中不要外出,从而防止在战斗中被伤及。但是,ISIS应用平民作为肉盾,超过1000人在战斗中被杀戮,凶手重要是可怕组织。

伊拉克政府认为ISIS会在战事失败后逃离摩苏尔,因此并没有在战役初始包围摩苏尔以切断其从泰勒阿费尔向西的补给线,这导致ISIS至今仍在坚持着摩苏尔和泰勒阿费尔的接洽。

不外,也有其余军官认为这并没有给战役造成什么决议性影响,而且恐怖分子疏散在摩苏尔城区和郊区各个处所,想要行程完全的包抄圈是很艰苦的。

此外,伊拉克军队也没有一开始就割断从泰勒阿费尔到叙利亚的通道,直到战役濒临第六周时,这些交通要道才被完全封闭,固然这项艰难的任务并不轻易实现,但这在后来被证实是一个错误决断。正是因为摩苏尔没有在战役开始前被包围,因此伊拉克政府军既无力禁止ISIS从外围失掉补给,也无法从城市西侧发动进攻。

摩苏尔有五座大桥衔接城市的货色两边,它们并没有在战役开始时被占领或被捣毁。直到第五周末,伊拉克和美军盟军才意识到ISIS基本不盘算撤出这座城市,他们还在利用美伊军队预留的城内城外交通运送物质和战事补给。12月底,这些大桥才被彻底摧毁。

前摩苏尔行政主座努杰菲认为对这五座大桥的疏忽是伊拉克政府军推进难题的原因,因为他们挑选攻城的方向是从摩苏尔人口稠密的区域开始的,假如选择从北边进攻,就可以通过大桥进入城内,从而绕过平民集合区。当然,也有剖析认为炸毁大桥会损害平民的生命。

第三,分歧时宜的战役

从2015年4月到2016年10月,摩苏尔战役的首席指挥官是纳吉米·杰布里少将(Najim Jabouri),一位不是军校科班出生甚至从未指挥过任何部队的军官。

伊拉克参加摩苏尔战役的超过100000支军队里,只有一小局部受过城镇战的练习,战斗开端的近两个月里,只有一半加入战役,400支阵亡。然而战争开始前,杰布里说过不下四次他的士兵已经接收训练,兵器设备也已齐备,而且完整有才能夺回摩苏尔。

杰布里在多个场所猜测过ISIS将会在战役开始后敏捷覆灭,这件事至今仍未产生。因此,在杰布里领导反恐部队18个月后,伊拉克政府抉择拉米将军取代了他的地位。拉米的资质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伊拉克军队内部也有质疑他引导的声音,他们认为他是一个能力凸起、察看灵敏而且勇猛善战的特种部队军官,但是总「在症结决定上匆促轻率」。

此外,摩苏尔战役开始的机会是否适合也受到质疑。一些伊拉克人包括高等军官认为解放摩苏尔的时间恰在美国大选之前,这是奥巴马政府为了赞助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赢得大选而做出的取舍。

但是,特殊顾问瓦力则否定了这种诡计论。他表示美国作为同盟只有倡议权,却没有决策权,战役时间的选择是由伊拉克政府和联配合战部队做出的,美军推迟了战役开始的时间兴许只是为了等候军事装备到位。

这场战役拖了几个月才正式开始,伊拉克首相许诺将于2016年年底夺回摩苏尔。然而ISIS已经得悉伊拉克政府将在2016年年底之前进攻摩苏尔,因此做了充分的准备,比拟之下,伊拉克军队的作战预备却并不尽如人意。

摩苏尔战役出乎预感的没有在冬天到来之前停止,空军和直升机在气象影响下没有施展应有的作用,而且从人口浓密的平民凑集区想城核心推动也让政府军束手束脚。

从前的几个月以来,媒体和智库都在连篇累牍的报道摩苏尔战役,并且对城市解放后的管理提出警示,但这些都是树立在摩苏尔会被收复的基本上。但是当初已经进入了2017年,这场ISIS成立以来最艰巨的反恐战役毕竟什么能够结束依然没有一个可行的时间表。伊拉克情报机构估量,摩苏尔东部约有2000名恐怖分子被杀或受伤,只留下500多名可战斗职员,但是城市西部仍有属于ISIS的近4000人。

对反恐工作来说,收复摩苏尔是重中之重。虽然目前功效明显,但这场战役已经耗费伊拉克已为数未几的资源。

光复摩苏尔只是解决伊拉克问题的第一步,将来伊拉克重建还将继承面临重要窘境。主要有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逊尼派与什叶派的教派对峙;

第二、阿拉伯人与库尔德世间的抵触,进而会导致伊拉克与土耳其关联恶化;

第三、库尔德人内部的逊尼派与什叶派内之分或将损坏库尔德人团结;

第四、地区大国间博弈将再度深入与庞杂化。

总而言之,在毁灭「伊斯兰国」组织后,安宁内部,和谐态度,各方权势达成一个让步性的政治破场、制订出切实有效的重建计划,仿佛才是伊拉克人博得这场战役后要害所在。